您的位置首页  油气能源  页岩

利比亚国家石油公司宣布其最大油田遭遇不可抗力

6月10日报道

前段时间,利比亚国家石油公司(Libya’s National Oil Corporation)封锁了6个月,恢复生产几天后,某民兵组织将其关闭。本周二该公司宣布,旗下最大油田出口遭遇不可抗力。

该国有石油公司在一份声明中称:“来自塞卜哈的武装组织袭击了Sharara油田,并向手无寸铁的平民工人开枪,强迫他们在黎明时分停止油田生产。”

迫于该武装组织领导人Mohamed Khalifa要求,工人们关闭了Sharara油田。Khalifa与叛变将军Khalifa Haftar的利比亚国军相勾结,而利比亚国军煽动了与利比亚政府(联合国认可)的暴力权力斗争,长达一年多。Haftar部队夺取首都黎波里的持久战失败后,于5月撤退。

PVM石油协会(PVM Oil Associates)石油分析师Stephen Brennock周三上午写道:“周二油价‘在最后一刻注入了上行购买压力’,其稳定性令人担忧。关闭数月后,Sharara油田机器脱机,重启后几个小时内再次中断。”

“简言之,利比亚石油生产能否持续复苏,目前尚无定论。”

此前,利比亚西南部Sharara油田产量为30万桶/日,上周六重新开放后,其产量正逐步恢复。今年1月,战争导致欧佩克国家的大部分石油停产,该地区也不例外,而现在Sharara油田又面临新危机。

由于国内敌对派系试图利用这种关键大宗商品来夺取控制权,利比亚(非洲第三大产油国)的日产量在1月底从约120万桶锐减至约32万桶,目前估计仅为9万桶左右。此次危机使利比亚免于欧佩克旨在稳定油价的减产协议。

该国95%的出口收入和60%的GDP来自石油行业。

周一,高盛(Goldman Sachs)上调了对利比亚石油产量预测,“假设到7月西方石油产量恢复到40万桶/日”。该机构称,利比亚Sharara油田恢复生产,成为人们质疑当前油价涨势的诸多理由之一,因为利比亚的产量不受欧佩克协议限制。

上周日,阿联酋每日经济新闻(Emirates NBD)大宗商品分析师Edward Bell写道:“利比亚竞争派系停火,可使石油产量迅速反弹。”他直言不讳,并对该国石油稳定性面临的风险颇有先见之明。他补充称:“该国政治动荡,在2020年余下时间里,其产量是否能稳定在100万桶/日左右,我们很难确定。”

目前Sharara油田由利比亚国家石油公司与法国道达尔(Total)、奥地利石油天然气集团(Austria’s OMV)、挪威国家石油公司(Equinor)和西班牙雷普索尔(Repsol)共同运营。

世界领导人们在“混乱的”国际干预中讨论利比亚事宜

前段时间,利比亚国家石油公司(Libya’s National Oil Corporation)封锁了6个月,恢复生产几天后,某民兵组织将其关闭。本周二该公司宣布,旗下最大油田出口遭遇不可抗力。

该国有石油公司在一份声明中称:“来自塞卜哈的武装组织袭击了Sharara油田,并向手无寸铁的平民工人开枪,强迫他们在黎明时分停止油田生产。”

迫于该武装组织领导人Mohamed Khalifa要求,工人们关闭了Sharara油田。Khalifa与叛变将军Khalifa Haftar的利比亚国军相勾结,而利比亚国军煽动了与利比亚政府(联合国认可)的暴力权力斗争,长达一年多。Haftar部队夺取首都黎波里的持久战失败后,于5月撤退。

PVM石油协会(PVM Oil Associates)石油分析师Stephen Brennock周三上午写道:“周二油价‘在最后一刻注入了上行购买压力’,其稳定性令人担忧。关闭数月后,Sharara油田机器脱机,重启后几个小时内再次中断。”

“简言之,利比亚石油生产能否持续复苏,目前尚无定论。”

此前,利比亚西南部Sharara油田产量为30万桶/日,上周六重新开放后,其产量正逐步恢复。今年1月,战争导致欧佩克国家的大部分石油停产,该地区也不例外,而现在Sharara油田又面临新危机。

由于国内敌对派系试图利用这种关键大宗商品来夺取控制权,利比亚(非洲第三大产油国)的日产量在1月底从约120万桶锐减至约32万桶,目前估计仅为9万桶左右。此次危机使利比亚免于欧佩克旨在稳定油价的减产协议。

该国95%的出口收入和60%的GDP来自石油行业。

周一,高盛(Goldman Sachs)上调了对利比亚石油产量预测,“假设到7月西方石油产量恢复到40万桶/日”。该机构称,利比亚Sharara油田恢复生产,成为人们质疑当前油价涨势的诸多理由之一,因为利比亚的产量不受欧佩克协议限制。

上周日,阿联酋每日经济新闻(Emirates NBD)大宗商品分析师Edward Bell写道:“利比亚竞争派系停火,可使石油产量迅速反弹。”他直言不讳,并对该国石油稳定性面临的风险颇有先见之明。他补充称:“该国政治动荡,在2020年余下时间里,其产量是否能稳定在100万桶/日左右,我们很难确定。”

目前Sharara油田由利比亚国家石油公司与法国道达尔(Total)、奥地利石油天然气集团(Austria’s OMV)、挪威国家石油公司(Equinor)和西班牙雷普索尔(Repsol)共同运营。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
  • 标签:荼靡已尽夜未央
  • 编辑:王虹
  •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