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油气能源  页岩

世界陷入如何处理核废物的两难抉择

【Oilprice网10月15日报道】

长期以来,人们一直将核能吹捧为全球脱碳进程中一种潜力巨大的清洁能源。的确,核能十分高效,且已建立起零碳排放的能源体系,以中国为代表的一些国家甚至将发展核能作为减少国家碳足迹计划的重要一步。 然而,尽管核能有诸多好处,也依旧瑜不掩瑕。其中,核泄漏的后果骇人听闻,备受关注的几次有切尔诺贝利、福岛和三里岛的核事故。这些重大灾难俨然让核电站成为一颗不定时炸弹,人们自然也就难以接受将其埋在自家后院。

不可否认,核灾难的确十分罕见,核能也比一般人想象的要安全得多,但它还有一些其他普遍且严重的缺点。首先,核电成本异常高昂。就在上个月,《世界核工业状况报告》公布了一项令人震惊的统计数据:核能是目前世界上除天然气峰值发电厂外最昂贵的发电方式。

另外,核废料也是个不小的问题。如今,世界各地的放射性废料堆积如山,单是管理这些废料就是一笔巨大的开支,更不用说要处理它们了。一旦处理不当,这些废料就会对公共健康造成巨大威胁。 而这些用过的核燃料如此危险的原因在于其废料具有高度的放射性,以铀和钚为最,即使它们已至半衰期,所剩的生命周期也比人类长。

最近,世界各国都致力于寻找处理核废料的“终极之地”。要处理这些废料,首先要通过“玻璃化”手段将其转化为玻璃,随后将其存储在不锈钢容器中并放进水池,以维持一个低温环境。待其放射性下降到安全水平以下后再将其埋入地下。而其放射性减弱的过程往往要持续1千到10万年不等。

到目前为止,还未有国家启用过核废料最终掩埋之所,但已有少数国家在着手建设。据《日本时报》报道,“目前,芬兰和瑞典已经选定了建设地点,前者预计将在20年代初开始投入建设。法国当前仍在进行地下勘测,瑞士、中国和加拿大均在分析钻探样本,而比利时和德国的进展则与日本大致相当。”

然而,正如该报道所描述的那样,日本的选址计划饱受争议,难以推进。 此前,核能一直是日本能源结构的主要组成部分。但随着2011年福岛发生核泄漏事故,日本民众对核电的态度急转直下,对核电行业风险性的怀疑更是日益加剧。而近期,一个“负责研究和发展高放射性废料处置方法”的地下研究中心Horonobe在北海道成立,这更使当地民众的不满和不信任情绪达到了高潮。

一般而言,政府会选择较为落后的城镇作为核废物处理场的新址。但考虑到一些日本民众已经历过两次核辐射的恐慌(一次是广岛和长崎的原子弹爆炸,一次是地震引发的福岛核泄露),政府此举无疑与当地民众的直接愿望相悖。

尽管日本爆发核能争议与该国的特殊历史有直接关系,但从某种程度上来讲,这也是一个全球性问题。核废料不仅对我们是一种威胁,更有可能祸及子孙后代。一招不慎,其后果便无法估量。因此,为已产生或尚未产生的核废物寻找一个最终处理点绝对不能仓促行事,更不能强迫那些不想在当地建设又无力拒绝的民众。若能建成核废物处理点的确是核能发展的一大进步,但日本也表明,这最终并非完美的处理之策。

李晨圆

刘永丽

张 君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
  • 标签:我真的好难过 因为你离开我
  • 编辑:王虹
  • 相关文章